首页 > 湖南热线 > 财经频道 > 民生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美债超出美国经济产出的警示

2012-01-30 14:58:08 湖南热线  来源:

  

  从长期来看,美国债务海平面的继续升高以及债务货币化导致的美元贬值,将让各国真实购买力和主权财富面临较大的损失

  2012年初,美国居高不下的国家债务已经达到了一个象征性的转折点——现在已经同美国总体经济规模相当。美国政府的欠债,加上给政府退休项目和其他一些项目打的欠条,现在已超过了15.23万亿美元。这同美国经济在一年中产出的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价值相当(2011年9月对美国经济总量的最新估计为15.17万亿美元),的确具有非常大的警示意义。二战期间及战后,美国有3年债务超过经济产出;1981年,债务降至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30%多;罗纳德·里根总统执政期间,债务比重逐步增加,接下来的12年内翻番。而最近十年来,美国国家债务总规模由5.3万亿美元增至15万亿美元,翻了三倍。而美国总债务规模更加惊人,截至2011年二季度,美国家庭、企业和政府债务的总和已达约36.5万亿美元,尤其是政府未偿付债务已经占到GDP的65%,是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2011年刚刚提高的债务上限几乎被挥霍殆尽,目前美国公共债务是151939.75亿美元,法定债务上限是151940.00亿美元,距离债务上限只剩2500万美元,美国债务依存度已经高达67%,远远高于前40年37%的水平。

  2011年二季度以来,欧债危机愈演愈烈,欧洲主权债券遭到大幅抛售,全球资金流入美债市场,包括美国国债及其他机构债券在内的美元资产大受追捧。数据显示,美国债基过去三个季度的累计资金净流入额达396.05亿美元,其中美国机构债券指数和长期公司债券指数较年初分别上涨15.0%和12.18%,就连美国“两房”抵押债券也上涨4%以上。三季度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行,美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近一个月来首次降至2%以下,创下历史最低水平,继续维持全球最廉价的债务融资成本,美国国债价格已经被史无前例地高估,美债泡沫被吹得越来越大。

  不过,美国似乎从来不担心美债被抛售,因为这是刚性的债权结构决定的。在美国的国债构成之中,除政府外的其他部门(包括美联储、政府管理的各种基金等)持有约40%,美国居民投资者持有约30%,外国投资者持有约30%,中国持有美债占比为8%。过去十年,中国持有美国债券规模经历了爆炸性增长,年均增长率达36.8%。

  与中国情形相似,大多数通过资源出口和商品出口积累贸易盈余的新兴国家都积极购买美国国债。受此影响,2000年到2008年,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平均下降了40%。近十年,美国政府每年的借款包括债务再融资规模平均超过4万亿美元。

  这样,作为全球最大债务国的美国,债务不但没有对其形成制约,反而成为美国维持其金融霸权的工具。美国的负债几乎全部以美元计价,凭借“美元本位制”不仅支撑其债务的国际循环,也能利用货币“估值效应”,通过债务货币化或变相贬值增加国民财富,但债权国的主权财富风险却随着美国债务风险长期化、债务货币化而同步上升。过去10年间,新兴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总量从约750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1%)增至近6.3万亿美元,占比已远远超过全球储备资产的50%。

  如果以黄金比价来计算,从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坍塌至今,美元兑黄金贬值近100%,特别是本世纪以来,黄金价格涨幅超过6倍,而美元指数贬值超过36%。从长期来看,美国债务海平面的继续升高以及债务货币化导致的美元贬值,将让各国真实购买力和主权财富面临较大的损失。而货币政策、汇率政策以及国家金融安全都被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下,长期的廉价美元和廉价资本将使得有关各国在痛苦的失衡中越陷越深。

  当前,尽管美国国债投资地位注定难以替代,仍被全球多数国家视为安全的投资品,但中国的外储资产流向不仅要考虑流动性、收益性,更要考虑战略性和前瞻性。从中美两国之间的债权债务依赖关系必须打破看,持续增持美国国债的时代恐怕正在发生重要的改变。欧债危机是一个时机,由于欧洲债务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解决,市场对美长期国债的需求还会强劲增长,美国国债的价格还将在高位持续一段较长的时间。

  美债看似是安全资产,然而在美国无法削减债务的情况下,持有美债越大蕴藏的风险越大。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的本质就是债务货币化,美国将“私人债务国家化”,然后将“国家债务国际化”,让别国为美国的危机埋单,美联储用天量国债购买计划来支撑全球流动性战略,其背后是加速全球财富的转移和再分配。

  2012上半年,为防止欧债危机的溢出效应以及拯救美国疲弱的房地产市场,美联储推出QE3的可能性越来越大(QE3将剑指房地产抵押市场,包括房地产再融资计划都在美联储的政策选项之列),美联储量化宽松将卷土重来。如果新兴经济体以及债权国以购买债券等形式回流美国,进一步乘数放大美元流动性,进而使全球通胀卷土重来。

  从未来趋势看,美国如此庞大的债务如何削减关乎全球经济的安危,其实出路只有两条:要么继续举债,以新债还旧债;要么继续印钞,变相赖账,看似安全的美债其实已经把债务人和债权人牢牢绑在了风险的战车上,变成全球“最不安全”资产的问号越来越大。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