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网曝宿州一检察长滥用职权包庇犯罪 上级部门装聋作哑

2018-10-10 11:13:27 湖南热线  来源: 首都热线

  

    安徽宿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胡崇实,被实名举报滥用职权袒护包庇诈骗犯,本应依法提起抗诉的案件,却被其硬生生地压了下来。

  近日,媒体以《安徽宿州一检察长被指袒护犯罪   利用公权阻碍抗诉》为题,对胡崇实的枉法问题进行了公开曝光。
  但是,在胡崇实的问题被公开曝光后,上级检察机关却装聋作哑、集体失声,至今仍未依法提起抗诉。网友质疑:难道上级检察机关或领导有意对其进行包庇纵容?
  为此,举报人丁家玉先生称,接下来他将不断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各级纪委监委进行实名举报,直至相关部门依法依纪追究胡崇实副检察长的法律纪律责任。

  【报道回顾】
  安徽宿州一检察长被指袒护犯罪
  利用公权阻碍抗诉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诈骗他人200万元的犯罪,检察院建设量刑十年以上,结果法院仅以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刑一年三个月。
  检察院明知法院判决错误,但在检察长的袒护下却拒不抗诉;直至该检察长被调离,该检察院再提请抗诉,可结果还是被上级检察院给压了下来。原来,原拒不抗诉的检察长,已被提拔为上级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诈骗200万仅被判刑一年三个月
  2015年12月8日,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波从北京森根比亚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毅处得悉该公司准备上市,便于2011年4月初与被害人丁家玉讲了该公司要上市的情况,谎称其要向该公司投资1500万元,并向被害人丁家玉借款500万元,被害人丁家玉同意借款500万元给张波,并于同年4月6日以被告人张波的家属陈静的名义向该公司投资入股200万元,被告人张波以其家属陈静的名义向该公司投资入股500万元。同年8月4日,被告人张波却向被害人丁家玉出具了一份出资金额为1700万元的假的出资证明,并加盖了其伪造的森根比亚公司印章。
  因该公司迟迟未能上市,加之被害人丁家玉多次向被告人张波索要借款和投资款,2011年11月27日至2012年3月14日,被告人张波陆续还了丁家玉146万元。
  2013年10月29日,被告人张波以其妻陈静的名义与森根比亚公司签订退资协议,要求退回700万元投资款。2013年10月30日至2014年4月21日,该公司陆续将张波的投资款500万元退还张波。期间2014年2月22号,被告人张波向被害人丁家玉出具了500万元借款本息合计1498万元的欠据。
  2014年4月5日,被告人张波冒充被害人丁家玉的签名,以丁家玉的名义向森根比亚公司出具声明补充退资协议,要求该公司退还丁家玉投资入股的200万元,2014年4月24日该公司将此200万元转入张波指定的账户即徐州华帝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账户,该款被张波个人使用。
  因森根比亚公司迟迟未上市,被害人丁家玉要求退股退款未果,于2014年6月19日向宿州市公安局报案控告被告人张波及其家属陈静伙同森根比亚公司诈骗,该案案发。
  从2014年7月11日至2014年11月4日,被告人张波家属陈静陆续向被害人丁家玉还款560万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交了被告人的供述、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等证据予以证实,认为被告人张波的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建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百八十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张波犯诈骗罪在有期徒刑十年以上量刑;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在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二年幅度内量刑。
  埇桥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波对该200万元主观上是否有非法占有的的故意,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016年5月19日,埇桥区法院作出“(2015)埇刑初字第01087号”判决,仅以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张波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检察长被指利用公权阻碍抗诉
  受害人丁家玉对埇桥区法院的判决很不服,立即向埇桥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丁家玉认为,其被张波诈骗200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院的枉法裁判,不仅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还放纵了诈骗犯罪。
  法院认定张波非法占有200万元在主观上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理由是,张波总共拿走丁家玉700万元,而其家属陈静提供的证据,证明张波已归还丁家玉706万元;该706万元,是由丁家玉报案后归还的560万,加上张波于2011年11月27日至2012年3月14日给付丁家玉的146万元组成。
  而丁家玉认为,张波于2011年11月27日至2012年3月14日给付的146万元,是其2011年4月借款500万元的利息,与此后投资入股的200万元之间无关。
  2011年4月,张波向丁家玉借款500万元是约定有利息的,按照张波2014年2月22日向丁家玉打的欠条的利息计算方式与标准,计算2011年4月至同年10月,共计7个月利息为157.9659万元,去掉承兑贴息约12万元,应付利息正是146万元。
  该部分事实,不应以其妻陈静说不计息、500万元就长达7个月不计息。正是因为在2014年2月22日丁家玉与张波在算帐前,其已支付了2011年10月之前的利息146万,所以利息是从2011年11月开始向后计算的。
  因此,张波向丁家玉支付的利息,根本不存在偿还本金之说。更何况,事先说好的投资入股是2-3年期限,丁家玉有什么理由在不到1年时就要求退股?
  另外,2012年9月14日,由张波自书后交付给丁家玉的2011年10月9日《出资证明》、及2012年9月14日由陈静签名的《委托书》中,还约定向丁家玉分配北京森根比亚公司投资股权,由此足以说明至2012年9月14日张波认可丁家玉投资森根比亚公司的200万元股权是存在的,客观上证实了张波在此前支付给丁家玉的146万元,不可能是退还丁家玉200万元投资入股森根比亚公司的投资款。
  此后的2014年4月5日,张波冒充丁家玉的签名,以丁家玉的名义向森根比亚公司出具声明补充退资协议,要求该公司退还丁家玉投资入股的200万元。2014年4月24日该公司将此200万元转入张波指定的账户即徐州华帝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账户,该款被张波个人使用。
  由此足以证明,张波以非法占有该200万元的主观故意,是十分明显的,并且张波亦实际占有了该200万。但遗憾的是,检察机关在明知法院在搞枉法裁判的情况下,却故意迟迟不予抗诉。

  丁家玉举报称,当时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拒不抗诉,是因为时任该院检察长的胡崇实不同意抗诉。
  在胡崇实于2017年1月调离埇桥区检察院后,该院才支持抗诉并呈报给宿州市人民检察院。可悲哀的是,此时胡崇实已担任宿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职务;在他的阻碍下,宿州市检察院对埇桥区检察院的抗诉呈报申请,又变得遥遥无期了。
  为此,丁家玉多次举报胡崇实利用权力干预司法、袒护犯罪,为张波充当保护伞,但目前仍不见纪委和监察委介入调查。
  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指出:公平公正是司法机关追求的最高目标,司法权神圣不可侵犯,司法机关责无旁贷。现实中,一些司法人员作风不正、办案不廉,有案不立、有罪不究。发生这些现象固然是司法机关权力行使存在漏洞,必须加强司法人员队伍建设。值得指出的是,司法不公的这些现象背后往往有权力干预司法的问题。司法权神圣不可侵犯,首先是领导干部不能触碰底线,让司法权神圣起来,首先是让领导干部敬畏法律。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任何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都不得让司法机关做违反法定职责、有碍司法公正的事情,任何司法机关都不得执行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违法干预司法活动的要求。”2015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筑起了防止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笼子。
  中办、国办印发的规定,对司法机关“墙外”干预司法的处理作了明确规定,但司法机关内部人员利用权力“墙内”干预司法的现象仍然存在。例如,丁家玉举报胡崇实检察长干预司法。
  那么,胡崇实检察长被举报干预司法、袒护犯罪、充当保护伞的情况是否属实?检察机关又是否应依法对张波案进行抗诉?望上级检察机关、纪检监察机关能介入调查,以维护良好的法治生态、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综合)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3NDAyMDc0Nw==&mid=2247484143&idx=1&sn=98e7918fb0389794c4a6ac08c77a1bb8&chksm=fd398f0bca4e061dca2da16ecf87d4394c087dc5ab5de499115a7d44abc46542f7e8ba295d10&mpshare=1&scene=1&srcid=1010ZQ8TH4A0hBq8dvAAqMXB#rd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