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山东德州:失去公正的法律就是魔咒

2018-11-08 17:38:58 湖南热线  来源: 首都热线

  

   ——暨德州中院判决庆云县政府回收鼎华酒店国有建设用地一案有失公正

  11月6日,我终于收到山东省德州市中院关于庆云县政府及其庆云县国土局违法收回本公司国有建设用地的判决(【2018】鲁14行初64号)。
我接到不是“判决”,是魔咒!
在庆云县政府以及庆云县国土局完全违法收回鼎华酒店国有用地的情况下,居然胜诉!唯一能让我理解也许就是对方是“人民政府”,我们是企业,我们是“民告官”!
我承认,这个社会的确存在司法腐败,而我们所理解的司法腐败也许仅限于在有争议的问题存在“法官个人理解上的偏差”,但是,这种完全颠倒是非的判决,还是远远超越我心里承受能力!
失去公正的法律就是魔咒!
我还能说什么呢?也只能把事情从头再说一遍吧!不为法制的公平而呐喊,仅为下一刻不至于憋闷而死!
我叫周鸿,女,48岁,天津人,身份证号码:120102197001231060,山东鼎华商务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法人。
2006年11月18日,为支援庆云县脱贫招商引资工作,我们与庆云县人民政 府签订了"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开发协议书",总计占地320亩,其中包括一栋涉外四星级酒店——山东鼎华酒店。总投资人民币3.04亿元。
由于当时庆云县政府在招商期间对该项目土地审批存在瞒报和造假, 2008年酒店项目停工,造成我们一次损失2000多万元。
为了项目运作顺利,2009年经庆云县政府批准,我们分别成立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山东鼎华商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我是山东鼎华商务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法人。两个公司是相互独立运营,互不干涉。
2018年1月8日,山东庆云县国土局突然发布将我公司的国有土地用地(【2009】第738号)作废,作废的依据是:庆云县人民政府庆政地字【2017】117号收回批文。

QQ图片20181108144900.jpg


庆云县国土局网络公示

  在此之前,我们没有收到任何的口头和书面通知,更不清楚“庆云县人民政府庆政地字【2017】117号收回批文”的存在,即使现在,我们也没有接到庆云县关于收回我们土地的书面通知。

2.jpg


庆云县人民政府批复

  这种偷偷摸摸的违法行为,不仅有悖于国有土地回收有关的法律和程序,且违背作为执政为民的政府所具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更与习总书记提出的“阳光行政”、“依法治国”、“不忘初心”背道而驰,南辕北辙!
一纸《回复》,直接将我公司置于死地!
2018年3月,我们针对庆云县人民政府违法行为起诉到德州中级人民法院。并于2018年5月31日开庭。8月中旬,德州市中院建议“给庆云县政府一个面子,你们之间这样两败俱伤,毕竟你们项目还在庆云,以和为贵,还是协商调解为好!”,在德州中院的建议下,我们也递交了调节意向书,但,遗憾的是,至今我们没有机会与庆云县人民政府坐下来调节过。
拖了三个月,调解无望,我们只能放弃调解,在我们的反复催问下,11月6日下午,我们终于拿到判决书——我们败诉了!
德州中院判决我们败诉的理由有两个方面:
本院认为:
首先。被告庆云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庆政土字[2017]117号《关于同意收回山东鼎华商务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使用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批复》,属于行政机关内部文件,一般情况下不产生外部效力,对该行政行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但被告作出《批复》后,庆云县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没有下达对外发生效力的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直接以该《批复》为依据发布公告将原告所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声明作废,对原土地使用权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影响,原告对该《批复》行为不服,提起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
其次,被告庆云县人民政府与澜驰分公司签订的庆云县水云间园林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开发协议第十条约定,澜驰分公司取得被告符合开发条件的土地和相关开工手续后,如因资金问题不能按期开发,被告有权依法无偿收回土地。后被告与澜驰分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调驰分公司更名为两个具有法人资格的公司,即原告鼎华酒店公司和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则被告与澜驰分公司签订的开发协议对原告具有约束力。原告在取得该项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后,已取得符合开发条件的土地和相关开工手续,但此后原告一直未重新开工建设。被告作出《批复》,收回土地,符合上述约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负责人虽曾针对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关于调整“水云间”项目规划容积率的申请作出批示,但批示内容为“依法依规办理答复”,并不意味着已同意调整容积率,原告以此作为停工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在收到庆云县国土行政主管部门关于收回原告庆国用(2009)第738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项下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请示后,经审查作出该《批复》,同意其请示,并要求严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有关法律法规,认真做好落实工作。故被告作出该《批复》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请求撒销该《批复》,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山东鼎华商务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看明白了吗?
不论你明白没明白,反正我是明白了,咱们逐一分析德州中院的判决依据:
第一条很拗口,专业性术语很多,但概括起来三个论点:
1、被告庆云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庆政土字[2017]117号《关于同意收回山东鼎华商务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使用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批复》,属于行政机关内部文件,一般情况下不产生外部效力,对该行政行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2、但被告作出《批复》后,庆云县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没有下达对外发生效力的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直接以该《批复》为依据发布公告将原告所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声明作废,对原土地使用权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影响。3、原告对该《批复》行为不服,提起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
第一点:《批复》的确是给庆云县国土局的,属于内部文件,请问“一般情况下不产生外部效力”中的“一般情况”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属于 “一般”还是属于“二般”?作为一个市级的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上用“一般”这类模糊性语言,看来,德州中院也就如此“一般”了。
怎么说内部文件对外不发生效力?不对外发生效力,鼎华公司的土地怎么不属于我们了?内部的效力会不会延伸和扩展?由于延伸和扩展产生的后果谁负责?按照这个逻辑来说,是不是车祸与司机无关——车祸是汽车造成的,与司机何干!枪击案与持枪人无关——枪击案是枪造成的,与持枪人何干?
第二点:被告作出《批复》后,庆云县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没有下达对外发生效力的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直接以该《批复》为依据发布公告将原告所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声明作废,对原土地使用权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影响。
这句话本身就是矛盾,首先前句说“庆云县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没有下达对外发生效力的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庆云县国土局没有下发对外生发效力的文件;接着后句又说“对原土地使用权人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影响” ,既然没有下发对外有效力的文件,那么怎么就产生效果呢?
前后自相矛盾,表述不清——德州中院不能自圆其说,只能说一些表面上很有道理,而实际上又自相矛盾,用没有任何逻辑思维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无知和荒谬。
你觉得好笑,我却笑不出来!
第三点:原告对该《批复》行为不服,提起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
依据常识,这句话应该是对整个观点综述——原告对该《批复》行为不服,提起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但,与第一点的观点完全相反——对该行政行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请问,德州中院,到底在不在受案范围?
如此低劣的语言和错乱的逻辑思维,想颠倒黑白,确实难为你了!

3.jpg

我们公司的实际图:左边为水云间项目,右边为鼎华酒店项目

  第二条:可以分为2大部分:1、被告庆云县人民政府与澜驰分公司签订的庆云县水云间园林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开发协议第十条约定,澜驰分公司取得被告符合开发条件的土地和相关开工手续后,如因资金问题不能按期开发,被告有权依法无偿收回土地。后被告与澜驰分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调驰分公司更名为两个具有法人资格的公司,即原告鼎华酒店公司和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则被告与澜驰分公司签订的开发协议对原告具有约束力。原告在取得该项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后,已取得符合开发条件的土地和相关开工手续,但此后原告一直未重新开工建设。被告作出《批复》,收回土地,符合上述约定,本院予以支持。2、被告负责人虽曾针对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关于调整“水云间”项目规划容积率的申请作出批示,但批示内容为“依法依规办理答复”,并不意味着已同意调整容积率,原告以此作为停工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第一点:概括的说就是鼎华酒店没有继续建设,庆云县人民政府作出《回复》有道理,予以支持。但,德州中院没有提及鼎华酒店没有继续建设的理由,这显然是断章取义。鼎华酒店没有继续建设有三个原因:第一,当年庆云县国土局在招商的时候,土地审批涉及到违法问题,造成我们直接亏损2000多万元;第二,容积率问题,早在2003年,庆云县政府就确定容积率不低于1.0,2016年1月1日,庆云县再次明确规定:城区本轮基准地价更新容积率为:商服用地1.8;住宅用地1.8;工业用地0.8。按道理来说,我们的容积率必须按照国家的规定提升容积率,而庆云县政府却迟迟不予提升。为此,《中新在线?民生频道》对此事还进行舆论监督。第三、鼎华酒店一直处于建设阶段,完成工期的30%,期间,确实存在停工情况,但停工是政府要求的,德州中院,你调查了吗?

4.jpg

 我们公司的卫星云图:大红圈为水云间项目,小红圈为鼎华酒店项目

  第二点:判决书的意思是:被告负责人只是提出容积率提升的问题,“并不意味着已同意调整容积率”,所以,原告以此作为停工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这个说法,我倒要详细说明:
说起水云间项目和鼎华商务酒店的容积率这个问题,还要从《中新在线?民生频道》的一封函件说起:
2016年5月20日,我们突然接到《中新在线?民生频道》的商函,商函的主要内容是他们接到庆云县西宗村村民的实名举报信,反映我们公司在项目建设方面存在容积率小过低的问题。
我们接到函件之后,十分重视,立即向庆云县国土局进行汇报,他们说已经处理完此事了,并且把相关回复情况给我介绍:2016年3月15日,《中新在线?民生频道》就已经将项目容积率问题向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德州市国土资源局和庆云县国土资源局通报,因此,3月20日,庆云县国土资源局也给予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回复。

5.jpg

庆云县国土局给国土资源厅的回复

  回复的内容主要有两点:1、我公司是从2003年开始建设,当时的容积率是0.8;2、经过调整已经达到1.0以上。
问题就出在时间上,2003年以前,庆云县的容积率还可以在0.8,但是,在2003年以后,一般在1.0左右。到2016年1月1日,庆云县明确规定:城区本轮基准地价更新容积率为:商服用地1.8;住宅用地1.8;工业用地0.8。
最为关键的是:我们与庆云县政府合作是2006年11月18日,并不是2003年,这典型是造假。
为什么造假,就是因为,在2003年以后,庆云县明确规定其容积率为1.0以上,为什么给我们0.8,他们不能自圆其说。只能欺上瞒下!

QQ图片20181108145549.jpg

评估公司提供的资料证明容积率变更时间

  稍微懂地产的人都知道,容积率是地产商赚钱的最大的利润空间,容积率越大,可以建设的面积越大,利润空间就越大,反之,容积率越低,建筑面积就越小,利润空间就越小。举个例子,1万平民的住宅用地,如果按照容积率0.8算,那么只能建设8000平米的房子;如果容积率是1,那么就可以建造10000平米的房子;如果容积率是1.8,那么可以建设18000平米的房子。
容积率是地产商赚钱最大的利润空间。
一般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何况我们是专业的地产商(在来庆云县之前,我们已经独立运营地产十年了),更清楚其中的门道。

QQ图片20181108145623.jpg

 我们提交的容积率申请报告

  其实,早在2012年下半年,我们针对项目的容积率问题就陆续开始向庆云县政府递交书面报告,直到2015年5月6日,终于得到原分管副县长杨文海的同意,将原规划0.8倍容积率调整为1.5容积率、规划总建筑面积87362.81平米调整为165135.7平米(地上)。
但,这仅仅流于官方认同,并未任何批复手续。不过县规划局和天津正石设计院在规划上进行沟通提出规划意见,在此期间天津正石设计院出过四套规划方案。
咱们接着说《中新在线?民生频道》这件事,在我们看到国土局的回复之后,我们立即趁着这个机会向庆云县政府提出提升容积率的问题。
依然毫无音讯。
一次,二次,三次。。。。。。
至今毫无结果。
但是,也有结果,我们通过其他方式得到现任县委书记王晓东于2016年11月8日针对我们项目容积率问题的批复:请传军同志召集相关部门和司法局法制科参照原协议依法依规办理答复。

QQ图片20181108145706.jpg

 王晓东书记的亲笔签批:参照原合同办理

  这才是容积率没有批准下来的核心原因,不知道这个批复有没有督办执行,有没有对外效力?
我不厌其烦的说段话:
2016年1月1日,庆云县明确规定:城区本轮基准地价更新容积率为:商服用地1.8;住宅用地1.8;工业用地0.8。
但,为什么王晓东书记依然坚持按照原协议执行?为什么?不懂还是装着不懂?
德州中院,以上情况你了解吗?你调查过吗?你知道当时的副县长杨文海的同意给我提升容积率的问题吗?你知道容积率的变化将会改变整个建设规划吗?你知道容积率对我们来说什么吗?
在没有调查的基础上,怎么就说“并不意味着已同意调整容积率”?
现在在回头看看你们的判决“原告以此作为停工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是不是很荒谬,是不是缺少最基本的调查和取证?
你还有勇气站起来说你判决是对吗?
好,我刚刚只是说了你判决的错误和荒诞,那么我接下来说的,你更无言以对:
第一、国有土地回收要经过那些法定程序?
回收国有用地必须经过告知——听证——报批——下达收回决定书——注销公示——补偿安置等六道法律程序,且,这六个程序缺一不可。其中,告知必须告知被收回土地所有人本人;听证,必须有土地所有人参加;注销公示,必须由两家省级媒体发布才行;赔偿与安置到位之后,才能收回等等。这些都是经过法律明确规定要求,否则,无权收回。
这,才是法律。
而实际上,庆云县人民政府收回鼎华土地却没有经过法律规定的任何一个环节,而且完全是在偷偷摸摸的方式下进行。
德州中院,你们自己也承认《回复》四内部文件,他能替代法律吗?是法大,还是权大?在新时代下,我们是“依法治国”还是“以权治国”?
在程序完全违法的情况下,结果怎么就合法了呢?“程序不合法 ,行政处罚决定不成立”,这个基本的法律常识不会不知道吧!
这,难道就是你们德州中院的结果?
这,就是你们判决的结果!!
第二、土地违法问题的根源是庆云县政府和国土局。首先在庆云县招商引资的时候,告知我们土地完全合法,并全权负责土地问题。我们带着信任而来,但,在鼎华酒店建设期间才发现320亩土地,只有155亩有手续,其中,这155亩还有20亩属于基本农田,将155亩住宅用地一分为二。造成鼎华酒店一次亏损2000多万元。请问,谁在违约?其次,没有走招拍挂,不是我们不走,而是政府不支持。难道他们不知道只有通过招拍挂的方式土地流转才是合法的吗?只有土地流转合同才是具有法律效力,这一点难道不明白吗?并且庆云县政府出具承诺书,“如因土地问题造成的损失由政府承担”。直到2010年这块20亩的基本农田才完善手续。这难道是我们的责任?第三、这次庆云县人民政府和国土局,采用完全、彻底的违法手段强行收回鼎华合法土地,我们本以为这如此明确的案子毫无疑问的会赢,居然是这种结果!
德州中院,你们是人民的法院,拿着纳税人的钱,如此颠倒黑白,如此亵渎法律,如此自相矛盾,根源是什么?你们没有同情之心我可以理解,但,你不能不懂法律!
何配法律二字!何配你身上的法袍!你敲法槌,是丧钟!

QQ图片20181108145742.jpg

 庆云县人民政府对我们公司出具承诺书

  第三、新官不理旧政,这是行政的基本原则。客观的说,当年我们是庆云县直接投资最大地产公司。至今,已经12年了,我们错过了房地产的黄金时期,从2012年以来,庆云县层层设卡,百般刁难,致置之死地而后快。其根源是什么?不就是“庆云县迪趣欢乐水镇”吗!
按说,我们是做住宅和酒店,他们做游乐设施的,这是两个项目不仅不互不影响,而且还相互补充。但,不巧的是,亿一文化投资发展(上海)有限公司看上了水云间置业所在的地盘!
这,才是水云间公司和鼎华公司快速“毙命”的直接原因。
庆云县人民政府先是把批给水云间公司的当时没有手续的155亩土地转给亿一文化投资发展(上海)有限公司用作项目启动,随后,又将鼎华公司的土地回收,目前又把我们水云间项目破产!
连贯起来,清晰无比——分明就是把我们往死里弄!
往死里弄,我们也认了,毕竟在政府面前,我们无可奈何,但是,起码把我们的投资还给我们——留一条生路吧。目前,我们在庆云没有一分贷款,所有的资金都是从亲戚朋友借来的,12年了,有的人已经离世了,我们连起码的最后一面都不敢见,也没有钱去吊唁,我们何以面对他们,面对家人!!
这也是我决不放弃的根源!!
但,庆云县政府某些官员呢?为了政绩和一己私利,将我们公司置于死地,这就是“新官不理旧政”吗?这就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善待民营企业”吗?
德州中院,你们就用这种毫无道理的判决来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吗?

QQ图片20181108145816.jpg

 我们公司的卫星云图:大红圈为水云间项目,小红圈为鼎华酒店项目

  事实证明,收回鼎华酒店用地,是一种权力与金钱的交易,庆云县人民政府完全是在偷偷摸摸的方式下进行,没有经过任何一个环节法律程序,仅仅靠一个《批复》完成所有手续很卑鄙,很龌龊,且漏洞百出。
他们借助叶明瑞的虚假股权全的幌子、卡住容积率命门、采用“一剑封喉”置我们公司于死地,庆云县国土局注定背起这口黑锅,成为庆云县政府围猎水云间的黑手套,在水云间公司破产方面还有起码的法律的外衣,在鼎华酒店方面,外衣都不穿了,直接掐死算了!
德州中院,这些情况你了解吗?还在为自己“正确站队”感到荣耀吗?还在为自己言不达意,自相矛盾的判决而兴奋吗?还在为“官官相护”结果而夜郎自大吗?
你的判决,对我的确伤害很大,但,伤害最大的是对正义的挑战,对法律的亵渎,对党的不忠诚,对人民不敬畏,对组织不负责。
这一切都是对自己灵魂出卖!
失去公正的法律就是魔咒!
我说的对吧!另外,我还说:水云间公司、鼎华公司以及天津开发区澜驰置业有限公司的所有案件到德州中院的无一例胜诉。以后我将陆续公开。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