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徐州最黑执行案的背后 是民营企业家遭司法迫害

2018-12-05 11:49:27 湖南热线  来源: 首都热线

  

   被法院查封并处于执行阶段的50套房产,其中16套被开发商私自变卖,另外34套经法院违法解封后也被开发商变卖了。

  这起被网友称为“全国最黑执行案”的荒唐案,发生在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然而,来自福建的申请执行人、民营企业家施学云,在徐州遭受的司法迫害远不止这些。

 


图:民营企业家施学云到最高法院上访


胜了官司后
申请执行却遭跨省抓捕
  2005年,徐州博顿置业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位于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徐州淮海五金机电大市场工程项目。福建省土木建设实业有限公司是总承包人,福建人施学云是实际施工班组。
该项目于2005年8月开始进场施工,至2008年1月竣工验收交付销售,当年,博顿公司已将该项目房产销售完毕。
因工程款结算纠纷,施学云于2009年3月11日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请博顿公司和福建土木支付工程款和保证金共计4255万元及其逾期付款利息。
历经福州中院的一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法院于2013年9月12日最终判令博顿公司须支付施学云工程欠款3100多万元、保证金600万元和迟延履行利息合计近6000万元。
2013年10月21日,施学云依据法院生效判决向福州中院申请对博顿公司强制执行。福州中院依法查封了博顿公司119套房产,并于2014年1月6日移交执行标的物所在地的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强制执行。

 


为逃避法院的强制执行,博顿公司便利用其在徐州的人脉和影响力,找到公安机关以工程建设过程中有“合同诈骗”为由,于2015年12月9日向徐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报案,称其公司被施学云诈骗工程款3000多万元。
博顿公司报案后,在徐州某重要领导的插手和干预下,徐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1月4日决定对此立案侦查。
2016年4月15日,徐州开发区公安分局跨省到福建福州对施学云实施秘密抓捕,带回徐州后以“监视居住”为由将其秘密关押到“黑监狱”。
施学云称,他被关押在“黑监狱”的日子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监视居住”所用的场地,实际上就是只有一张草席、一床薄得不能再薄的被子、一张用于审讯的凳子的快捷酒店客房。在这间客房里,他经受了徐州四月“倒春寒”的绝望,经历了不让睡觉休息的疲劳审讯、及被强灌芥末多次送进医院的抢救。
那个时候,施学云只想民警早点把他送进看守所去,因为他们的“监视居住”随时都有可能让他丧命。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被“黑监狱”折磨了56天。直至2016年6月8日,徐州开发区检察院对他作出批准逮捕决定后,他才被送进徐州市贾汪看守所。
讽刺的是,进到看守所的施学云,才仿佛回到了人间,尽管那时他已被折磨得不成个人样。

 


图:已停业的波尔酒店


在历经徐州开发区公安分局三次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徐州市经济开发区检察院经请示徐州市人民检察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并在上级检察机关的监督和指导下,才认为“徐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认定(施学云)的犯罪事实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并于2017年5月8日依法作出对施学云不起诉决定。
检察机关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后,施学云才重获自由。至此,他已被冤枉关押了近13个月。

 


执行四年无果
法院查封房产反被转移
  恢复自由的施学云,便再次催促徐州中院对博顿公司进行强制执行。
但令人意外的是,正处于法院查封期间的房产,居然被开发商博顿公司私自变卖掉了16套。
此外,在其被公安机关关押期间,法院居然对另外34套房产进行违法解封,继而同样被开发商变卖。
在了解到徐州中院违法对查封房产进行解封、处于查封期间的房产被变卖后,施学云在向徐州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的同时,也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投诉反映。

 


2017年12月27日,江苏高院向施学云回复称:“你所反映的徐州中院解封被执行人25套房产,使得被执行人又将查封的房产变卖的问题,经查,2016年11月14日,博顿公司向徐州中院提交解除查封措施申请,请求法院同意其置换部分查封财产。
2017年2月4日,徐州市公安局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向徐州中院出具“关于替换博顿公司部分查封资产的函”,建议徐州中院准许博顿公司用其他合法资产替换同等价值被查封资产,帮助企业盘活资产,走出经营困境。
2017年2月7日,博顿公司向徐州中院提交执行财产担保,请求用该公司所有的位于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君廷湖畔小区1号半地下室1-101[权证号:国房权证徐州字第SY0081905]作为执行担保;第三人徐州市泉山区恒顺商贸中心向徐州中院提交执行担保书,以其位于泉山区明理街东侧土地使用权[徐土国用(2005)第29789号]为博顿公司提供执行担保,请求法院解除博频公司位于徐州市君廷湖畔25套房产、淮海五金机电大大市场9套商铺的查封。
徐州中院认为其提供担保的财产价值大于被执行人申请解除查封的财产的价值,故于2017年2月13日作出(2014)徐执字第00008-1号执行裁定,查封上述担保财产;并于2017年2月14日,作出(2014)徐执字第00008-2号执行裁定,解除博顿公司所有的君廷湖畔9号楼25套房产、淮海五金机电大市场3#楼9套商铺的查封。故徐州中院解除被执行人25套房产,是在综合考量徐州市公安局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的意见、被执行人、第三人提供担保财产价值大于解除查封财产价值且已经对担保财产采取查封措施等因素基础上作出的,若你对此行为不服,可依法向徐州中院提起异议。
因本案执行依据尚未被撒销,亦未启动撤销程序,本院已发函徐州中院,要求其在本案执行依据被撤销或启动撤销程序之前,按照执行依据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相应的执行措施。
请你收到此通知后,主动与徐州中院取得联系,积极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配合法院做好执行工作。”
江苏高院让施学云向徐州中院提起执行异议,但在江苏高院回复前的2017年11月17日,施学云就已向徐州中院提出执行异议。可遗憾的是,徐州中院立案庭从收件至今一年多了,却迟迟没得到受理。

 


迫害民营企业家
徐州中院在叫板党中央?

据江苏高院的回复,徐州中院是根据徐州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函件,来对查封的34套房产进行解封的。那么,公安机关又有什么权力来干预法院的独立司法权、法院又凭什么要按公安机关的意图违法办案呢?
徐州开发区公安分局在对施学云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期间,居然还违法给徐州中院发函,要求法院解封被执行人博顿公司被查封的34套房产,警方与被执行人博顿公司之间究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内幕?
警方一方面以申请执行人施学云涉嫌犯罪为由将其关押,另一方面则发函给法院要求解封被执行人博顿公司的房产,而法院更是顺水推舟地作了个违法解封。能将公权力挥舞得如此淋漓尽致,在全国也应该是绝无仅有了。
2018年11月1日,中央重要领导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讲话强调:要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坚决反对和纠正以权谋私、钱权交易、贪污贿赂、吃拿卡要、欺压百姓等违纪违法行为。
11月14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体会议指出:要牢固树立谦抑、审慎、善意、文明、规范执法办案理念,创新完善执法机制、方式,坚决防止因执法不当影响民营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持续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保障民营企业胜诉权益得到及时实现。
最高人民法院江必新副院长在《为民营经济健康发展提供高效司法服务和保障》中答记者问称:凡属违法侵害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的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坚决依法予以制裁。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继续加大甄别纠正涉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的冤错案件工作力度,不仅要加大力度纠正刑事领域的冤错案件,还要进一步加大行政审判和民事审判领域以及执行领域确有错误的案件。

 


图:徐州中院马荣院长向执行巡查组汇报工作


然而,当党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的精神下到徐州中院后,却走了形、变了样。
在施学云执行案中,徐州中院一味保护被执行人博顿公司的非法权益。在博顿公司恶意转移被查封房产、拒不执行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的情况下,徐州中院不但不依法追究博顿公司的刑事责任,反而还主动对已查封并处于强制执行过程中的房产进行违法解封,为博顿公司非法转移变卖查封房产提供便利。
而针对民营企业家施学云的合法权益,徐州中院却是视而不见,对其提出的执行异议,在收件一年多后仍不予理睬。同时,江苏高院更是对徐州中院的枉法裁判进行包庇纵容,在明知徐州中院执行局存在严重违法的情况下,仍不纠正不查处。
同样是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施学云与博顿公司的待遇可谓冰火两重天。博顿公司的非法利益得到了徐州中院无微不至的充分“保护”,而施学云的合法权益却被徐州中院抛到了九霄云外,难道徐州中院就是用这样的实际行动来叫板中央精神的?
据徐州中院官网消息:8月15日至16日,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巡查工作第三巡查组组长、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专职党务干部何抒一行4人,来徐州法院专项巡查“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
何抒组长对全市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认为徐州法院攻坚执行难工作抓得早、抓得实、抓得好,“一把手”抓、抓“一把手”工程落到实处,核心指标过硬,问题短板较少,工作卓有成效,整体发展向好。全市法院集中执行常态化模式,突出集约化、信息化、规范化,以需求为引领,以问题为导向,符合当前执行工作的规律和特点,提高了执行效率,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体现了徐州两级法院对执行工作的担当。
看到这则消息,网友称直接喷饭了。请问何抒组长,您在查阅徐州中院的案卷时,是否看到过这起荒唐的执行案?如果没有,那徐州中院可把您忽悠得挺惨,建议您来个“回头看”,做到真正的“基本解决执行难”!

 


图:何抒组长在徐州中院检查执行工作


当然,徐州中院是不怕被媒体曝光的,因为该院的执行法官曾说:“根本不怕曝光,最多向上级多写一次汇报材料而已!”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曾强调:人民法院要自觉接受新闻媒体监督 ,通过舆论监督来实现公正司法。
徐州中院如同依法治国的灰色地带,可以将党中央的精神视若无睹、把周强院长的讲话当成耳边风。为此,施学云于近日来到最高法院等部门进行上访维权,希望党中央和周强院长能够听到基层民营企业家的真实声音,依法维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
同时,基于徐州中院的枉法和江苏高院的包庇,施学云恳请最高人民法院将该执行案指定并移交其他省市法院进行办理,尽快让诉讼当事人感受司法的公平正义!
施学云称,如果像徐州中院这么黑暗的执行案都得不到纠正,那么他将一而再、再而三地前往最高法等国家机关进行上访维权。关于施学云的维权及其他更多的情况,媒体将进一步披露!(监察瞭望)
来源: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5A001AR00?refer=kb_news&coral_uin=ec30afdb64e74038ca257158fad1b0da2f1028e030b7d1dbf3af461657d1c3e799&omgid=d53899998e823e8230e1d3126e2e92c6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