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谁是政府项目总经理梁俐珍婚姻陷阱中 涉黑的警匪军团的保护伞

2019-07-09 18:27:43 湖南热线  来源: 首都热线

  

我叫梁俐珍,今年56岁,身份证如下:(图1)

1.jpg

  我曾在不满三十岁时就在厂长和书记离开工厂后都当任市领导的广西八大金刚企业身兼多职出任中层领导,在不满40岁出任柳州市政府文昌大桥和相邻1600亩房地产建设项目的总经理。我被网友称为当代江姐,但深知不及先烈,当以先烈为榜样自律和激励自己。
  【 图2:我任职的文昌大桥项目建成实图】
1.jpg
  任何的空间都有可能被犯罪分子利用实施犯罪阴谋,婚姻也不例外,黑社会无奇不有、无恶不做,不择手段拉目标官员下水以坑国害民和壮大自己的事例不胜枚举。
  我万万没有想到被一群有公检法司公权的黑社会猎奇,用尽各种糖衣炮弹没把我拉下水后,竟在我为解决高龄要孩子需再婚的问题上布设阴谋,他们了解到我希望往省城或者北京方向择偶的条件后,按照我的择偶条件包装了在公安部门有以药贩毒案底而被黑社会收编才得以逃脱法律制裁的杨剑波作为婚姻陷阱的棋子,从未参加过单位和科室任何一次集体活动的最后进的职工的他居然有一个与他格格不入的区党委和政府官员以及公安、房产局、建行等精英的朋友圈,我被打造成绅士的杨剑波欺骗。
  他根本不要担心上班问题而长期泡在柳州向我发动猛烈的爱情攻势,就是得到他工作的单位广西肿瘤医院的党委书记刘剑论的“关照”, 2003年把我追求到手后他即刻被提拔为科室副主任。
  一、婚姻陷阱第一阶段为拿捏把柄实现把我拿下的目的
  我辞掉工作专心要孩子并借此休整自己来到南宁,被杨剑波以丈夫的名义禁锢,我的人身自由、交友权、生育权、工作权、经济命脉等一切权利被劫持和剥夺,而他根本没有这些能力。
  已经上班的杨剑波能够掌握我所有行踪并能随时出现阻拦我与外界接触,对敢于继续接触者念出其家庭成员的户籍档案进行威胁,我的女同学徐某在听到家庭成员的户籍信息时吓得直哆嗦。被他阻拦与我接触的见证者无数。
  我每次开车出门都被假牌车跟踪甚至制造交通事故实施威胁,全部报警得不到出警。我终于在2007年7月13日看到南宁市那洪收费站有监控录下了黑社会跟踪和威胁我的录像,在我向那洪派出所梁民基和殴海报警无果,又向河堤派出所等路经的辖区派出所报警无果的情况下,我只好请了冯律师前往调查和见证,若不是有律师见证,无人相信我说的事实,敢开假牌车横冲直闯的黑社会一定有公安保护伞!
  为拿捏我的把柄,杨剑波长期身背窃听器对我实施钓鱼取证。2008年6月2日在南宁市南湖派出所,我就掀开他的衣服进行揭发。之后在自治区妇联妇女维权中心,我也进行了揭发。但南宁公安就是不理。
  杨剑波为拿捏我的把柄而盗窃资料的事实有他在公安厅进出境部门的唐某证明,有他的小三刘国虹证明,还有自治区妇联妇女维权中心时任易主任证明。
  杨剑波与朋友圈里的建行朋友以揽存手段将我家族公司资金骗出后蓄谋谋夺,又以朋友圈建行朋友转让集资购房指标做诱饵诈骗我家族公司全额投资的房产,通过建行陈志强和房产局马贵兵以集体办手续为名私下将房产落户到他的名下,还通过建行叶保用和宋志芬私下进行抵押以阻止我的追讨,又私下出租获利。
  如果被他们拿捏到我的把柄,他们就能迅速实现要么逼我同流合污成为黑社会,要么由杨剑波向青秀区法院进行恶意诉讼来承接敲诈而得的不义之财,这是黑社会早已轻车熟路掠夺民脂民膏和漂泊罪行的套路,公检法司里有他们一条龙的内鬼。
  二、婚姻陷阱第二阶段实施索命暴力下的人亡财空阴谋,青秀区公安分局被黑社会攻克。
  第一阶段没拿到敲诈我的砝码后,杨剑波没有耐性消磨其中,公安打手们便蓄谋布设索命暴力实现人亡财空的目的。
  杨剑波专门寻找没人相信他会与其丑无比的只有1.47M高的头颈科刘国虹护士有婚外情,以此制造我多疑的借口,叫来我同学徐某和他朋友唐某夫妇来见证由他自演的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无法工作才导致他施暴的把戏,但都被我平静对待,事后我拿出他俩每月都上60多次的通话清单和60多条短信清单给见证人看,揭露杨剑波的险恶阴谋。
  制造施暴导因的阴谋失败后,黑社会指使杨剑波不要理由对我频繁施暴,我被打得死去活来,十次、二十次的不计其数,辖区河堤派出所以绝对不出警共同施案,对接这些阴谋的就是前述杨剑波朋友圈里的公安。
  2008年4月29日我终于实现一次成功报警,遍体鳞伤的我的伤情被鉴定为轻伤。
  面对有轻鉴定结论的查案工作突然被停,2008年10月南宁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室接到我投诉便进行调查,河堤派出所易又发所长竟率干警销毁出警当天对杨剑波做的承认施暴的笔录,制造不承认施暴的伪证笔录对抗调查。
  我同时向青秀区公安分局投诉,该分局于2009年3月12日下函(图3)纠正不出警和乱办案的行为,但河堤派出所以对更猛施暴的杨剑波继续不出警来对抗,此后,青秀区公安分局迅速被该黑社会攻克转而唯黑社会是令。
  我再向南宁市公安局进行控诉后,该局于2009年4月17日下函责令立案(图4)河堤派出所以制造内容虚假,制作时间倒签的《检验证明》伤情伪证来确保不被逮捕进行对抗。
  我又不得不向广西公安厅纪检、督察部门进行投诉,广西公安厅督察总队于2010年3月6日下函做出三项纠错指令(图5),黑社会调度卫生厅时任医政处梁远处长助力河堤派出所以制造改变第一时间伤情事实的非法证据进行对抗......。
  【图3:承认河堤所存在不出警问题为“瑕疵”的答复回执】
1.jpg
  【图4:责成河堤所立案的答复函证明办案违法的事实的答复回执】
1.jpg
  这些上级部门起初都没有看出我的婚姻实际是黑社会搭建的为实施犯罪阴谋的媒介。
  一边是易又发对所有管束他们的上级部门全部以继续犯罪的手段进行对抗以对我实施软暴力,一边是杨剑波肆无忌惮的施暴,这是不给有人救助的索命暴力,他们想象政府项目老总一定很有钱,有婚姻掩盖,他们可以靠杨剑波施暴进行敲诈,为走入套路上的敲诈程序入袋为安,杨剑波于2008年8月进行恶意离婚诉讼联动青秀区法院里黑社会的爪牙的枉法裁判的行动。
  2009年3月23日,青秀区公安分局南湖派出所的两警察闯入南宁市中院离婚案法庭对法官进行软通牒,不给改判对黑社会阴谋有利的(2008)青民初字第1935号判决,同时威胁我交出财产的事实印证了黑社会里警匪敲诈财产的滥法行径。
  【图5:广西督察总队指出河堤所存在三项违法行为的答复】
1.jpg
  青秀公安分局里的黑社会爪牙在2009年底的数月间,对广西公安厅纪检一副书记带队调查依旧是油盐不进而唯黑权是令,因为跟黑权干可以升官发财。因而对在2008年、2009年、2010年直到现在的南宁市公安局督察、纪检和局领导签发的全部纠正指令以及上级部门的全部指令统统对抗,这些都有据可查。
  河堤派出所难道真是全国最牛的不受管束的匪窝?!
  广西法制快报社韦茂民等两位记者对这些不惜犯罪成本的砸烂公检法的行为甚感惊诧,决定从调查《检验证明》伪证开始查找祸首。
  一边是记者在调查,一边是河堤派出所就敢用记者在调查的《检验证明》伪证报到南宁市青秀检察院通过爪牙作为不批捕杨剑波的证据,抗拒态势登峰造极。
  拦截记者采访的领导竟然威胁记者,并通过记者向我发出通牒:一不承认存在造假行为,二扬言告河堤派出所就是告广西的公检法司,三是告到公安部都没有用(图6)。两记者吓得说再也不认识我。但心底钢强的记者通过运作于2010年3月在光明网和中国法制新闻社等网媒刊登文章揭露被婚姻裹挟的社会毒瘤(图7:)。
  【图6:双力为我,拉登茂为记者的包涵通牒内容的对话】
1.jpg
  截图反映的通牒内容的话“因为你对全区的公检法司都基本投诉了……”,实际就是警匪所在的黑社会宣誓他们能滥用公检法司公权,并有通天保护伞的事实。谁是他们敢于几十年如一日砸烂公检法而不受法办的保护伞?
  【图7:光明网发文揭婚姻陷阱下的毒瘤】
1.jpg
  早就接到过我投诉材料的广西公安厅纪检委陈耀远书记了解到督察总队和纪检都管不住河堤派出所易又发之流,反让南公青刑立字[2009]3700086号被立案的杨剑波逍遥法外,于2010年4月13日签署“由督察总队牵头  重新组织调查”的指令(图8)。
  三、婚姻陷阱第三阶段就是南宁市青秀区公安分局里的黑社会公然暴动对我实施镇压,以对抗陈耀远书记的批示,并继续对我实施人亡财空的阴谋,以青秀区公安分局为基地向各级公检法司发起攻克。
  被该组织收买的青秀区公安分局郝炳云分局长,以青秀区政法委书记之名下达指令,对我立即抓捕,以后再造假陷害,之后得以升职任南宁市公安局分管监所的副局长。
  此前接访过我咨询法律问题的一律师在青秀区检察院分管批捕的副检察长办公室见证了这一事实,当时该副检察长惊愕地说,这不就是陷害吗?在场公安直白地说:又不是没干过!于是我于2010年5月28日被抓,关押在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图8:广西公安厅纪检书记批示对河堤所进行再调查】
1.jpg
  该组织用我告他们什么,他们就反扣我什么的流氓手段对被立案的施暴者杨剑波进行庇护,而对受害者的我反扣我雇凶把杨剑波打成轻伤。案情证据全部自相矛盾,且只有一人口供,进入与我分居后的杨剑波住处施案需要三把钥匙,施案人胡说我给了一把钥匙但无凭无据,施案人如何进到杨剑波住处施案?还有自称有目的的施案人却不在现场,诸多证据显示该案根本无法实施。支持杨剑波轻伤结论的凭证由杨剑波所在医院的科室制造,但在抓我时还没造出来。图10中被诊断为前颅底骨折本该一动不动地卧床的杨剑波与图9中不可能“来人”报案之间的矛盾,图10中的前颅底骨折却被在图11的鉴定结论中写成“颅底骨折”,这些都揭示内容和落款时间造假的陷害事实,通案证据都是如此,都无原件,吻合了见证律师的见证。
  【图9:从不可能“来人”报案等不实证造假的事实】
1.jpg
 
1.jpg
  【图10:《出院记录》伪证】
1.jpg
  【图11:《关于对杨剑波损伤程度鉴定》内容虚假、时间倒签】
1.jpg
  与《出院记录》一样的杨剑波全套住院凭证是在2013年9月前造出来的,但卫生厅李国坚厅长和梁远副厅长却为造假撑腰,指示有关部门分别于2012年11月5日、2012年11月15日、2012年12月5日,2012年12月10日,2014年5月13日一再出具书面结论不承认造假。
  【图12:卫生厅李国坚厅长、梁远副厅长率部门人员参与造假的证据之一】
1.jpg
  图12:在2013年9月前杨剑波的全套住院凭据还没有造出来,2012年12月10日卫生厅出报告说广西肿瘤医院没有造假,该报告在根本不存在杨剑波住院凭证的前提下凭空造假。
2.jpg
  已经因陷害有功而得到提拔的南宁市公安局副局长郝炳云和继任者林松及后来者付来大三任分局长与市局甘运政、韦仲诚等黑权势力的爪牙纠集近百名干警携手卫生厅李国坚厅长率近五十名医护卫生人员参与造假和伪证,由青秀区公安分局将这些炮弹抛向各级公检法狂轰滥炸实施攻克坍塌阴谋:
  南宁市检察院韦一竟检察官因到青秀区检察院挂职而成为南公青刑立字[2010]3900278号的公诉人,他迅速认定这是陷害案件,建议公安撤案被拒后决定不予起诉,该组织通过在青秀区检察院的爪牙里应外合纠集检委会逼迫韦一竟公诉。
  2011年4月14日一审开庭,公诉人韦一竟对我的律师做的无罪辩护和揭露造假陷害事实不做反驳,之后韦一竟承受了他电话跟我律师说无人想象的压力。从开庭到2011年10月23日下判这段没有延期手续的时间反映了韦一竟检察官抵制制造冤案的事实,直到2011年8月韦一竟检察官在南宁市检察院办公楼11楼被坠身亡,青秀区检察院的战壕才被该组织攻克,接着青秀区法院通过审委会以(2011)青刑初一字第164号的下判判我有罪,该法院被坠枉法深渊而标志坍而坍塌。从此以后唯黑权是令。在没有新证据的前提下,青秀区法院张光法官不由分说以(2012)青刑重初字第3号下判我有罪。
  从青秀区法院2008年8月以(2008)青民一初字第1935号个案枉法对我不公到凡我案件绝对不公,在(2009)青民一初字第1785号、(2012)青刑重初字第3号、(2012)青民重初字第21号、(2015)青民一初字第1137和1138号案、(2017)桂0103法赔1号共八起次案件以全程枉法和实体内容违法的时刻滥法事实,标志已成为黑权势力组织滥法基地,创持续十一年刑民交叉唯该组织是令而变性共产党领导的骇人记录,破中国法律史记录。农会清和林中材两任院长率该院重蹈青秀区公安分局的覆辙。
  这些混在共产党队伍里坑国害民的警匪,以他们的罪责会给共产党抹黑和影响地方形象为由,同时以害死韦一竟检察官的杀一儆百的手段,以被坍塌的青秀区公检法唯黑权是令向上级公检法发起胁迫,迫使南宁市中院(2013)南市刑二终字第132号案合议庭不给质证原件,以防伪证事实被记录在案,由此掐掉了全部法定程序和证据三性的法定调查,派出人大和政协里的爪牙天天纠缠合议庭,迫使只给我无罪结论判决,而不给涉及有关伪证及陷害事实的记录在案留下痕迹(图12),将整体攻克南宁市公检法放在追责程序上,让南宁市中院逐步塌陷。
  为使我不成为黑权势力组织重大阴谋的知情者而只成为服从者,我被强制接受他们暗派的律师,无数的没有委托手续的律师能会见到我,而有委托手续的彭亚律师却被当成假手续的律师被阻,该事件轰动了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我没有接受他们的律师后,被送到广西监狱医院强行诊断精神病,我进行殊死抵
  抗而被在2010年7月和8月两次被病危不予抢救,这些事实有值班的梁警官等人见证,我靠顽强的生命力奇迹般活了下来。
  【图12:我获无罪的判决(2013)南市刑终二字第132号】
1.jpg
1.jpg
  我抵抗诊的后果被该院易副院长部署谋害阴谋,打手从不够歹毒的张惠警官换成陈警官,陈警官每天部署牢头狱霸对我施刑摧残,我邻床的由东兴看守所送来的18MM长的肾结石患者罗海燕,她被碎石三次打不下肾结石,打两枚杜冷丁也止不住痛,必须手术取石,但她拒绝手术,急不可待要求出院,目的就是不忍看到我被迫害的惨不忍睹的场景。
  我为躲避陈警官通过牢头调度艾滋病人对我的攻击,不得不哀求医生为我切除根本不存在的乳腺肿瘤,知道我被迫害的医生心知肚明地成全了我。
  在看守所的监牢里,我被苏玉桦警官亲自施刑和指使牢头施刑,被布设群殴阴谋逼我认罪,被张小玲踹腰到动弹不得,被用劳作的灯珠产品撵碎后扎我全身,被长期睡在24小时都湿淋淋厕所边的地面席子上导致整条脊梁骨发黑,被该组织专门从东北派出打手潜入关押我的监舍对我实施谋害阴谋,被逼吞针和实施没完没了的酷刑,尤其再度实施的被群殴到死的阴谋。
  期间一次被谋害病危,血压达血压计最高值,吴副院长阻拦救治,办公室值班的农警官不忍见状,在我苏醒后偷偷鼓励我一定坚强。
  我一次次被戴比烈士许云峰赴刑场戴的还大的巨型铁链,将手脚铐在一起不能直立,例假脏透三条裤子也不给松绑清洗。为使枉法下判我有罪的一审判决能生效,苏玉桦亲自再度用巨链将我手脚铐在一起不给写上诉状,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审律师会来为我上诉,她阻拦羁传室民警不给带我见律师,直到最后几分钟结束会见才给我去,他们想到被铐着的无法直立的我是走不到见律师的,但我硬是连滚带爬地去见律师,在上诉状上签上字,律师看到被镣铐磨着血淋淋的我不竟流泪,在回广州的大巴站里因无法抑制愤懑,竟和五人干仗。
  对于我的遭遇,律师在给我的信说是他二十多年律师生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是中国法律的耻辱和悲哀!
  我为鸣冤,吸取一审连起诉书都不给我带到法庭的教训,利用晚上不给睡觉而看守相对松懈的机会,用室友提前为我准备好的笔和纸,以上厕所为由,一次几行写下无罪陈述词,用体内藏毒的办法保存数月以避免被搜走,为防感染我吞下从所有室友手上讨来的乱七八糟的消炎和抗菌药,一直将无罪陈述词藏在下体成功带出看守所带到二审法庭。
  一牢头为绞尽脑汁完成苏玉桦警官的施刑指令,到她自己施行时因承受不了而哭泣。律师大约会见我十次,但每次不是亲眼看见就是核证我被酷刑,我在共产党的监所里遭受堪比重庆渣滓洞般的酷刑。
  2012年1月18日,一嫌疑人韦秋兰割腕自杀,警官和所领导都以我被人害死却怎么都不死的事实劝说她,这些事实无不证明我不仅是被陷害而且是谋杀。
  四、婚姻陷阱第四阶段是该组织以解脱罪责为载体,逼我执行解脱罪责意志,对我继续实施人亡财空阴谋,并以此攻克南宁市公检法的共产党司法阵地。
  1、警匪军团施案绝非为杨剑波
  杨剑波在婚姻里的全部行为都为实施涉嫌犯罪阴谋,所施窝案贯穿整个婚姻,全部有南宁市青秀区公安分局及公安人员等不法公权者参与其中。涉嫌涉案公安掠夺民脂民膏行动将刑民案联动在一起。
  唯黑权是令的青秀区公安分局,在2009年3月23日派出南湖派出所两警察闯如中院(2009)南市民经字第493号法庭对法官进行软通牒,不给改判青秀法院做出的(2008)青民一初字第1935号执行了该组织意志的枉法判决,同时胁迫我交出财产,再次暴力干涉司法。
  这样的暴力司法手段还从我接到(2011)青刑初一字第164号对我有罪的枉法判决后,唯黑权是令的苏玉桦警官将我的手脚铐在一起不给写上诉状来确保枉法判决生效。
  2012年8月,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杨阳等警官拿着未生效且在在审的(2011)青刑初一字第164号对我有罪的判决书到柳州羞辱我父母,并阻拦我母亲追诉财产。
  2010年6月12日在广西各大党媒报纸的南国早报和南国晚报以及南国今报等刊登《为夺财产 妻子雇凶逼丈夫离婚》这样的文章,这是在2010年6月10日我被下逮捕后,该组织自己制造案件谋夺财产的自白。
  所施的刑事案件就是为了敲诈财产。
  该组织逆人性,砸司法,以害人枉法衡量效忠,负案在身的杨剑波获提拔为广西肿瘤医院的副院长,卫生厅梁远因支持青秀区公安分局参与伤害我的[2009]3700086号案制造解脱罪责的非法证据而从医政处处长提拔为副厅长,又因参与制造伪证得以获得正厅待遇。
  青秀区公安分局郝炳云让青秀区公安分局成为黑权势力组织的犯罪营地,并亲自组织制造陷害我的南公青刑立字[2010]3900278号案而得到提拔为南宁市公安局副局长……。继任者林松不仅年年继续制造新伪证丢到法庭继续陷害,2013年9月的大量伪证就在他的领导下制造,他还特许利用陷害案件得到的一审对我有罪的枉法判决作为依据,编造虚假事实的了结公安厅纪检陈耀远书记的调查批示的结案报告,并在2012年初录入国家信访系统,而且对全部犯罪案件自下不立案的结论(图13),对抗2015年南宁市公安局局党委做出的青秀区公安分局整体回避的决定,由此他得以提拔为南宁市公安局副局长……。之后一继任者付来大继续让青秀公安分局作为黑权组织解脱罪责的行动基地,对全部涉嫌刑事案件在复议中下达不立案的决定,并以这些决定在2016年9月制造虚假事实的结访报告录入国家信访系统……。
  这些事例不胜枚举。
  2、该组织始终封锁任何人对我进行帮助:
  例如:我母亲在南宁投资了四套房产,全部被黑权组织以杨剑波的名义霸占,这些被霸占了数十年的房产,物业公司不敢收物业费,我入住一直被阻挠,为此流离失所。2013年收到我四封快递控告警匪滔天罪行的廖洪涛局长指示下属把我接回南宁进行安置才有了居住地。但为阻止廖洪涛局长对我的救助,他很快被调走了,接着我又被流离失所而投靠一同学,借住在他办公室里,上班时间我到火车站流浪,就是这样,警匪很快又折腾我同学,我同学无法承受而不得不叫我离开。
  再如,我在广西根本找不到敢帮我的律师,在广州躲难的我找到一姓胡的大学教授的律师,他不相信我说的有那么黑的黑权势力,同意做我的律师,但约好的签约时间,他却没来,我找了他很多天,终于见到他时他已精神恍惚,面容憔悴且满脸恐惧,他喋喋不休说比我说的还要可怕,他被威胁了!我见状不忍再难为他,可过了好几个月,眼开要开庭,还是没有律师敢帮我,我只好又去找胡律师,善良的胡律师给我做了辅导,但不久,他给我发来了“你要公道还是要性命”的短信(图14),他无奈地说如果不这样就无法摆脱威胁,他说这些威胁是法律没有办法的。
  【图13:铁证如山的伪证、诬告陷害案件被施案方青秀区公安分局自下结论不立案】
13.jpg
  【图14:胡律师被该组织威逼向我发出威胁短信】
14.jpg
  黑权势力以谁帮我就跟谁过不去的行动阻拦一切好心人给我帮助,韦一竟检察官的死更能证明。
  3、我始终被监控和禁锢,要么被囚禁,要么被变相软禁。
  例如:我的同学韦某到南宁看我,我们到南宁邕江边散步,马上被三名便衣盯上,并故意暴露让我同学感到恐怖,就是用这样的手段把敢跟我接触的人吓跑。
  例如:2015年我到长沙投亲,还没有进房间就被三名黑社会上门威胁,有我的朋友见证。
  2016年初我到上海投亲,被黑权势力组织调度刚释放的香港籍的张少华将我堵在火车站,我不知火车站外有什么部署而只好打道回府回到南宁。
  2017年7月17日我到北京租房,“我爱我家”中介公司即刻被房东毁约,第二天一早就暴力驱赶我,黑恶势力在幕后使招。
  这类事件数不胜数,都有线索可查。我被黑权势力控制在广西。
  例如:我与他人接触,对方的手机上显我在异地,这样在对方心里就会产生惧怕,不敢跟我接触,黑权势力因此达到孤立我以便对我实施犯罪阴谋的目的(图15)。
  例如:我难以得到多名媒体人和记者的同时持续关注,并在2016年后同意帮助我找律师,约好律师后我迫不及待希望把握这次机会,我不顾一切冲破禁锢,坚持出行,但迅速被非法禁行一切交通工具,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到各个部门控告(图16),在2016年7月10日到南宁市中级法院院领导接访日控告,终于受到关注,当场承认是非法限制行为。但2016年8月,我购票成功出行后,立即遭到一审被劫持在青秀区法院达七年的离婚案的惩治,故意制造我无法到庭的阴谋,即一再通知9月20日的庭不开,在19日还是通知不开,而庭却如期开了,以此侵犯我的利益。
  例如:网上我的自由也被破坏,电脑手机始终被在监控和攻击之中(图17),以不给我将我的遭遇泄露出去,更不给我控告他们。
  我在电脑上写材料,始终被涉案黑权监控和攻击,下图被黑权势力锁屏,还有被黑屏、被盗取、被删除等等的手段破坏,在2018年和2019年我给中央巡视组和扫黑督导组写材料全部遭破坏(图18)。
  【图15:我被黑社会手段孤立的事实】
1.jpg
  【图16:黑权组织滥法禁止我出行的事实】
1.jpg
  【图17:我从未到过南昌,但在被在南昌监控和攻击我的电脑】
1.jpg
  【图18:在电脑上写材料被锁屏】
1.jpg
  例如:我所有落脚地的住处全部被该组织的爪牙入侵,柳州、南宁、广州、北京等所有住处无一幸免,所有电子资料和文字证据等材料被一次次偷盗,甚至连银行保管箱也被光顾。
  【图19:警匪为逼我执行他们用犯罪手段解脱罪责的意志而卸走我的供水管】
1.jpg
 
  黑权组织包围我网上网下一切空间,利用掌握一切犯罪资源的便利,调度对党和国家不满的甚至仇恨的各种力量,不择手段对我进行钓鱼陷害和围猎恐吓甚至直接谋害,企图将我推到党和国家的对立面来利用公权进行镇压。
  从2012年6月至今如图20的跟踪从未间断过,我有无数的证据能证明,凡跟踪者都故意暴露以使跟我在一起的人害怕而离开我。
  我被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甚至无法有固定住所,如图19被警匪操纵而卸走我的供水管的就有柳州我的家和南宁我最近一年的住处,之前得到廖洪涛局长过问而实现居住的住处很快警匪就包下了对门的房屋,天天对我威胁肇事,还停水断电和用最先进的手段入室威胁和盗窃,令我胆战心惊恐惧万分。
  我获无罪后,黑权势力组织为解脱罪责,对我实施了大量以杀人灭口和钓鱼陷害
  以及威逼恐吓的阴谋手段。这些目的在2019年1月2日以被他们坍塌的南宁市公安局专案组的联络部门(专案组为应对外界而唯黑权势力是令)直接向我发函明示我,青秀区公安分局是“违规”而不是涉嫌犯罪(图22),不仅如此,他们要我对每一份伪证和每一个虚假案情都要执行他们具体的解脱罪责的犯罪意志。
  【图20:被黑权势力组织布天盖地的爪牙没完没了发出的威胁链接】
1.jpg
  【图21:类似如图男子以最近距离跟踪监视我的事例不胜枚举,桌面上的白色资料是我的材料,有无数的证人能证明】
1.jpg
  2017年12月5日、23日,2018年3月5日、3月22日、2018年5月18日,黑权势力组织以国家信访局之名向我发出近二十条短信,要我到河堤派出所解决问题(图23),实际就是执行他们解脱罪责的具体行动。而河堤派出所是涉嫌涉案的责任单位,况且在2015年已经被市局党委会决议回避,2017年后我没到过国家信访局上访,而且国家信访局不可能这么了解我的案件,同时也不可能一竿子插到底,这显然是涉案的黑权势力组织干的,以此表征我必须向该组织下跪求饶。十足的法西斯!
  【图22:由被坍塌的南宁市公安局向我发函公开逼迫我承认涉案责任部门的青秀公安分局是违规而不是犯罪】
1.jpg
  【图23:黑权势力组织以国家信访局为名向我发出执行他们犯罪意志的指令】
1.jpg
  2019年1月2日向我发出图22的通牒和执行黑权势力组织的指令,联动的是图23和图24以及图25、图26整体的对我实施绑架的人间蒸发的阴谋。
  【图24:2019年1月2日我人在广州但被黑权组织通过间谍卫星虚假定位到北京】
1.jpg
  图24两张图片显示我人在广州,被黑权势力虚假定位到北京,在广州实施对我的绑架和谋害阴谋,也呼应之前不给我离开广西的软通牒事实,即便到广州躲难,也是在他们默认后,但还是被部署监控和谋害阴谋。 2019年1月2日发生案情时,我的手机拨打不出110和任何求救电话(图25),手机任何功能都被废了,见图24中淡化部分的功能无法使用。在广州连续发生两起,另一起在2019年1月23日,我用他人的手机报警成功,但25分钟都不出警,投诉后即便到了广州北京路派出所,也得不得报
  【图25:绑架我发案时我的手机功能全部被黑权势力组织废掉】
1.jpg
  案回执和案件记录等任何处置,也就是不给在公安部门记录在案。
  在2019年1月发生的很多起绑架谋害阴谋案件中,其中也有在南宁发生,如在2019年1月14日在南宁我住处发生的案件(图26),辖区河堤派出所接110后就是不到现场缉拿施案人,5次电话催促就是事实,与广州发案一样,公安部门不给有我报案的任何记录,不留痕迹。
  【图26:南宁市公安局已经被黑权势力组织瘫痪的事实】
1.jpg
  黑权势力组织已经将南宁市公安局视为被统治的基地,该局已经不敢触碰黑权势力组织所施的任何案件,该组织犯案阴谋已经不是秘密,我恐慌万分向南宁市公安局局办电话(2891111和2891000)求救,接电话的人就是不敢碰(图26)。
  实际在广西的各级扫黑除恶办公室及其全部公检法纪监等部门,也一样无人敢管该黑权势力组织。2014年中央巡视组到广西和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以及2018年我寄往国家扫黑办和公安部全部领导、2019年中央扫黑督导组都收到我的控告材料(图27),但不知为何该组织不但不怕,反而公开攻击我的电脑不给我控告,除非是按照他们要求来控告,告谁得听他们的。该黑权势力组织对一切都敢对抗,从而形成对我的软暴力是继续着我的恐惧和痛苦的灾难。
  【图27:向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控告警匪黑社会的罪行】
1.jpg
  【图28:向公安部全部领导控告警匪军团黑社会的罪行无果】
1.jpg
  该黑权组织不仅坍塌青秀区公检法而且坍塌南宁市公检法,广西公检法实际也已经对该组织无力触碰,我一次次向南宁市扫黑办和广西扫黑办控告警匪黑社会的罪责,一次次追踪都杳无音信,实际他们都迎合该组织的要求,把案件丢给该组织在南宁市公安局里的爪牙处置,一切都掌握在该组织手中,因而该组织才敢于肆无忌惮的推行他们的继续施案的意志,要我到河堤派出所投降。
1.jpg
1.jpg
  广西甚至国家的法治秩序被严重破坏,纵观该组织的一切的全程行动无时无刻不是违法犯罪,欺骗各级部门处置问题的办法也全部用犯罪手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砸烂公检法,颠覆共产党政权。
  原本我的举报和控告的案件2017年4月23日在南宁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复核(图29),是否立案至今毫无结果,如图30和图31的案件从未得到过依法处置,这都是该组织坍塌国家机器的事实证明,面对中央反腐扫黑的如此强劲力度,该黑权势力组织的抗拒行动随之更强劲。
  【图29:在黑权势力组织的劫持下的办案程序无法进行,复核无果】
1.jpg
  【图30:我既然举报的是杨剑波的各种案件,为何公安部门至今不能依法查办】
1.jpg
  【图28:原来在检察院的举报案件被该组织严加控制而始终无法得到处置】
1.jpg
  【图32:南宁市纪检早就收到我的举报,之后监察委也收到,但他们的答复是已经调取了给监察委分管的内容资料,认为涉黑而全部转南宁市公安局,2019年中央扫黑督导组到广西,南宁市监察委上街接访,我追踪查办保护伞的问题遭推诿(图33)】
1.jpg
  【图33:我在2019年中央督导组到广西,南宁市监察委上街接访,我追踪举报结果和保护伞情况遭推诿,依旧推到南宁市公安局】
1.jpg
  我一生被毁在始终犯罪但却没有任何部门敢管束的警匪黑社会的黑权势力组织中,2013年10月揭露该案公权力严重犯罪行为的河北一媒体人已此导因被捕被判,2017年11月决定揭露该黑权势力组织承载在婚姻陷阱中的阴谋真相的著有《中共救星习近平》著作的郑科授教授因此导因也被抓被判,2018年9月7日已经一次次参与揭露并发稿的陕西日报新闻图片社执行主编文言因此导因被抓,同一断时间另一媒体人司马秦剑也下落不明,该组织将白色恐怖罩到全国各地只要敢于发声的任何人。
  该组织要把他们的罪恶转嫁给南宁市公检法和国家以及抹黑共产党等一系列阴谋行动全部被我抵制,我被九死一生也绝不执行违背良心和道德以及法律的黑权势力组织的意志,现在行文揭露,希望唤醒扫黑除恶的各有关责任部门的良知和勇气,拿出实际行动保持与习中央的一致,保障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让我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控告人:梁俐珍
  联系电话:13367729916(微信和微博号)
  南宁市青秀公安分局何以瘫痪广西公检法纪司!!!
  附曾经深入调查的文言记者的文章。
  文言记者系陕西新闻图片社  副主编文建华
1.jpg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