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热线 > 财经频道 > 财经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做个会玩的人 你也可以成为聚会的主角

2012-01-10 22:38:48 湖南热线  来源:

  

做个会玩的人 你也可以成为聚会的主角
  阅读提示:精彩的party不是等来的。不论你是主人还是客人,无论你激情、活跃还是害羞、安静,你的表现和反应都会影响到整个夜晚。为此,我们特意体验了一次精彩聚会。也许,文中所展示的见证和一些方法,会对你的party有所帮助。
  见证:因为有她,聚会特别开心

  晚上9点半,建外SOHO太平洋咖啡厅的3层,一群年轻人正在举行party,人群中笑得最放肆的那个女孩叫胡歆。“她是一个特别绽放的人,总能成为聚会的主角,有她在,每个人都会特别开心……”胡歆的朋友这样评价她。

  胡歆31岁,看上去却有着跟年龄不相称的天真和单纯,她是法国《队报》驻中国站的助理。虽然她没有炫目的美丽,却眉目清秀。

  聚会主角?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我们来演即兴话剧吧!”胡歆提议。一位叫小路的女孩很快响应。于是一幕名为《忏悔》的即兴话剧开始上演。

  小路扮演一位满脸严肃的男士:“有一件事,一直埋藏在我心底,你是个好姑娘,我不想一次次伤害你……对不起,我第一次看到你妈妈就爱上了她,我已决定向她求婚了。”

  身穿白裤子的胡歆突然跪倒在地“声泪俱下”:“亲爱的,我也要向你忏悔一件事……其实那不是我妈,我们是真正相爱的同性恋人,想找个男人生孩子……”

  “啊,你们只为了要我的精子……”小路做晕倒状。两人夸张、恶搞的表情让聚会中的每个人都笑翻了。

  一番笑闹过后,胡歆邀请其他人玩即兴话剧。我很想尝试,但好像被什么东西捆在沙发里,头脑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广播:如果我表现不好怎么办?别人如何看我?……当我向下场的胡歆谈起自己的感受,胡歆却说,她不是这样看的。对她来说,聚会就是享受,参加的目的只有一个:玩!“我没有想过出丑会怎样,是否有损形象,怎么开心就怎么做。”

  没有人觉得胡歆过分,因为在平时生活中,她就是一个性格开放、率性而为的人。一些人际交流中所谓的“禁忌”,在她看来既不神秘,也无须遮掩。 “假如看到男女做爱的电脑动画,别的女孩可能会脸一红走开,但胡歆却会很自然地议论:‘嗯,这姿势倒是很新鲜。’因为她的轻松,你也并不觉得这个话题如何严重。”胡歆曾经的一位男同事这样说。

  这一点,也许跟她在国外留学3年的经历有关。由于她的坦白和真实,你也觉得有她的世界纯净起来,“恶搞”也不过是戏剧化的玩笑而已。

  实际上,这次聚会并不是胡歆最“出位”的表现。朋友小羽说:“她当众表演过男人自慰—如果换成某个‘淑女’,我可能会觉得不舒服。但我知道,她表演就是为了好玩,我一点不觉得别扭。”

  因为对表演兴趣浓厚,胡歆在北京参加了一个“即兴话剧”团体。表演时,观众可能会即兴提出各种要求,对手也会即兴创作,这就迫使演员必须集中注意力尽量发挥。

  胡歆说:“给我最大的收获是,表演时,你必须忘记‘我是谁’,迅速进入跟你完全不同的角色……这就要求我彻底把‘自己’放下。如果演出时心中总有个‘我’存在,一定失败!”

  咖啡厅里,另一个游戏正在进行中:出租车司机与乘客。胡歆打头阵,只见她“悲痛欲绝”地招手停车,袅娜地迈了上去:“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带我到海洋里去吧,那里没有人,只有水……”

  也许,当我们在很多情境下都能呈现真实自我的一面,就能获得心灵的自由。“真实自然是最美的。”心理咨询师杨燕说,但因为受到来自头脑的种种评判,我们很难做到。尤其在人群中,这些评判会在头脑里集中出现:我这样做会让别人更关注我;应该表现得更好一点;我穿的衣服是否好看?最好不要让人看到我的丑态……只要我们在关注思考,就错过了享受当下,错过了享受聚会本身。

  与胡歆共同工作的人说:“她有着艺术家般率性而为的品格。也许正是因为我们在大多数情形下还是要遵守种种规范和禁忌,所以她更愿意在戏剧中全情投入。”

  凌晨1时,聚会结束。我问胡歆为何总能成为聚会中的主角?她大吃一惊:“啊?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主角。”

  是什么让我们难以酣畅享受聚会?

  29岁的云蕊也是胡歆的朋友,她说她非常喜欢胡歆的开放和童趣。“她是个真正会玩的人,但我自己却做不来。我喜欢一个人待着,害怕当众讲话或者在聚会中当主角做游戏。我会很紧张,担心自己出丑。怕自己的行为让别人看起来会很可笑、愚蠢。所以,我总是不愿意参加表演性的游戏。”

  心理专家李子勋说,云蕊的害怕看起来是对聚会的排斥,实质上是包含了对自己的排斥。感觉自己在他人眼里不完美、可笑,甚至把他人正常的行为、声音、表情看成是对自己的不喜欢和轻视。

  害怕社交的人,内心都有一个完美、权威的我,它用苛刻的“必须”来控制自己,当社交中稍有不完美,强烈的自我否定、贬低、谴责油然而生。想要改变这样的情况,首先要学习如何接受恐惧,并克服对社交环境的回避行为。坦诚接纳自己,承认自己不擅长社交的事实,允许自己不完美,甚至承认自己的“另类”。

  实践:什么能使我们享受好时光

  为什么有些夜晚,有些party要比其他的更为精彩?如果我们分析一下发挥作用的心理因素,就会发现有很多因素,都会影响到我们是否玩得尽兴。

  文:Rosie Ifould

  在晚会里,我们要处理大量的外界刺激,产生各种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情绪,这些都会增加我们整体的乐趣感,当然,感受也可能恰恰相反。

  期待

  我们对一次活动的预期,对于我们实际的快乐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这一点常常被人忽略。法国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吉尔伯特(Daniel Gilbert)的一项研究发现,当人们赢得一次在饭店进餐的机会时,大部分人会一直等到最后一天再去,在这期间,他们在享受想象的快乐。

  尽管对活动抱有梦想可以增加一些乐趣,但是,集中太多注意力在预想上,又会使我们过高估计将来的快乐。当我们对活动的预期较低时,可以帮助我们到场时更大程度地享受时光。还记得那些你本来只是强迫自己去,结果却证明是非常美妙的夜晚吗?为了保证我们在一次晚会中获得最多的快乐,保持对它的期盼,但不要集中在具体的事情上—那样只会给你无力控制的事情增添压力。

  最初3分钟

  通常,在到达的最初3分钟,我们就能辨别出是否能在这一晚过得开心。因为,我们感受到了party的“气氛”。实际上,这里所说的“气氛”,是指我们在到达那一刻对所有因素的无意识评价的总和。

  我们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地点的选择,提供的饮品,正在演奏的音乐,房间里其他人的数量—我们会因为是否喜欢看到的一切来调整自己对这个晚上的预期。如果我们不喜欢,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处在一种著名的“认知失调”状态—当事物与我们一开始的信念不协调的时候,它就会使我们不舒服,我们就不得不做出心理上的调整。

  如果,我们在刚到达的时候,房间太热或者我们被忽视,我们就会感到手足无措,很不舒服。通常,在我们调整了对晚会的整体感受之后,这种感觉才会褪去。相反,如果有人递给我们一杯饮料,或是我们认出了一直渴望见到的一个人,或是那里有热烈的欢迎声,我们就会感到舒服很多。

  你的角色

  作为客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在除了送给主人一点小礼物之外,自己还应该为晚会做出其他贡献。如果我们在活动中只承担一个被动的角色,或只是期望别人为我们做些什么,那么没人能保证我们能够享受好时光。

  如果我们希望别人靠近,我们就需要看起来可以靠近。这被社会心理学家称为“自我表露”——我们要提供给他人一个与渴望的目标一致的印象。

  有一点非常重要,即当我们接受一份邀请之时,就意味着和主人签订了一份合同—我们要扮演好客人的角色,同样要为party的成功承担责任并付出努力。这意味着我们应该表现出希望玩得开心。

  如果你发现开始谈话有点困难,和那些开放的人比较一下,不妨看看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 Wiseman)教授最近的研究结果。在2006年进行的大量的快速约会实验中他发现,最受欢迎的人是那些在开始时就鼓励其他人谈论自己的人。这也许不是每个人理想的方法,但它的确有效。

  禁忌

  那些我们用来描述高兴事的语言,很多都与“释放”有关—把头发散开,释放能量,把别的都抛开。这些状态有助于我们放弃对自己的控制,减轻禁忌。禁忌,让我们很难真正享受快乐。你对自身放松到什么程度,会影响你和他人的互动。

  如果我们总在担心自己的表现“会产生某种长期效果”,那么就很难做到真正放松。我们会发现,一些美好的夜晚不是和朋友度过,而是和一些几乎不认识的人在一起—这就意味着,某种禁忌在起作用。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