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热线 > 健康美食 > 女性健康

热图榜

>>图片中心

于丹加入作协的资格毫无问题

2012-06-15 18:42:00 湖南热线  来源: 华西晨网

  

于丹加入作协的资格毫无问题

    于丹要加入中国作协,公示一出,舆论开始争议她的资格问题。我觉得这样做挺无聊的,不少人都看不惯于丹,但就事论事,在加入作协这一点上,于丹还存在资格问题吗?不存在。加入作协的硬件无疑是作品,她出了那么多书,或许像中国作家协会新闻发言人陈崎嵘说的“不好归类”,但其作品在社会上的影响力还是有的,而且不小。舆论争论的那些,在我看来是对于丹的吹毛求疵。

    不错,于丹的诸多“学术”观点都有值得商榷之处,“学术圈”外的笔者公开撰文质疑之就非止一次,去年她来广州演讲,关于清明节的那些内容,就不客气地认为她是在“开黄腔”。北京大学教授李零在最新一期《读书》杂志上发表文章,谈到孔子所称的“小人”时,也特别提到了于丹将“小人”曲解为“小孩”。于丹类似的“学术错误”,比比皆是,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发现,也许能像金文明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余秋雨散文文史差错百例考辨》那样,汇成一本不薄的书。但她赖以加入作协的那些硬件,就像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一样,终究还没有到不堪一提的地步。我们倘若善意地看待他们的无心之失乃至无知之失,则应当承认他们作品的价值一面。而又有多少人只是报刊上发表了几篇“豆腐块”,就成了作协会员,甚至是省级的作协会员?

    以于丹这种当下这么有影响人物,举手投足引起舆论关注都极其自然,遑论加入作协这样的听起来很大的一件事。但在这件事上,我以为可关注的应该不是她加入的资格,而是以她现有的“盛名”,为何还要再添这一“虚名”。她难道还需要作协来“证明”或“正名”吗?不需要。按她自己的说法,很偶然,顺水推舟。她这么说的:“过去我出书后,涉及维权方面的事情,一般都是新闻出版总署在和我联系,我就以为我是归这个系统管。后来,有一次在做文化活动,正好见到中国作协的人,对方说‘对啊,你应该加入作协的’。然后,我就给作协提供了材料。”人家的热脸凑过来,总不能给人家贴个冷屁股,这不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人际交往之道,以讲《论语》而声名大噪的于丹当然更懂得这层道理。但是我想,这仅仅是“原因”之一吧。

    加入作家协会意味着成为作家,曾几何时,作家是何等令人炫目的名号?但那是从前,Once Upon A Time,“凡人贱近而贵远”,现在我就不这么看,并且我武断地相信包括于丹在内的很多人都不会这么看。十几年前,本人一时间贪慕虚荣,在前辈的提携下正是凭借几篇“豆腐块”加入了一个省级作协,至今想来脸红,害臊。这十几年间作协又做了些什么呢?早几年年终的时候还寄来张表格,把年内自己发表的作品、出版的著作来个明细,以示管理之道,而这个例牌却早就免了,只剩下定期给寄来一份他们办的内部报纸,年终时通知你去开一次茶话会。那张报纸呢?除了连篇累牍的作协领导近段时间在这儿在那儿的讲话,就是圈子里的那些人没底线地吹捧或互吹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书名的那些出版物。因此,有些作协某种程度上连鸡肋都不如,鸡肋虽然“食之无味”,但毕竟“弃之可惜”呢!

    这一切,于丹未必不知道。所以,于丹加入作协的资格毫无问题,以她的聪明程度,为什么要加入才算问题。大家也不要乱猜,假以时日,还是由她“女子自道”为好。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