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热线 > 新闻中心 > 网络新闻

热图榜

>>图片中心

谁拆毁了我的工厂?

2019-01-15 12:14:25 湖南热线  来源: 首都热线

  

   (人民交通网记者耿值)河北省河间市农民柳艳辉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近8年,而且拥有整套合法手续的工厂,一夜之间竟然被强行拆毁!

  生产设备被强行拉走,生产原材料、半成品也被拉走并丢弃到一个废弃的水塘,不能移动的设备直接被掩埋在拆毁的车间废墟里……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整个强拆过程的事前、事中、事后居然没有收到任何部门的法律文书!
接到柳艳辉本人及其代理律师的情况反映后,记者第一时间驱车赶赴事发现场――河北省河间市。
一、曾经整洁有序的工厂变成了满目疮痍的废墟
2018年11月8日,记者到达河北省河间市,按照惯例,记者首先来到河间市委宣传部办理报到手续。
之后,记者驱车直达事发现场――河间市艳辉塑料颗粒厂。
走进艳辉塑料颗粒厂大门,映入记者眼帘的景象可谓: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工厂门卫室的墙上依然张贴着环保责任人的公示牌,墙体上方的全景摄像头,依然虎视眈眈地紧盯着整个厂区。

1.jpg


图为艳辉塑料厂门卫室墙体上方的全景摄像头

  放眼望去,厂区北侧是一间东西长约30米,宽约12米的车间,西面砖墙被推倒了一半,彩钢瓦的顶棚倒塌,通过缝隙看到部分设备压在彩钢瓦的下面;东侧一间长约40米、宽30米的车间H钢的支柱推倒,顶棚的彩钢瓦卷成一堆,扒开彩钢瓦一缝看到压在下面的设备;西侧南北长75米、宽35米的车间南侧已坍塌;西南角两台变压器拆除后的电线掉在电线杆上随风摇曳;厂房外西侧是东西长40米、南北宽30米、深10米的排污池静静地躺在那里。
昔日机声隆隆,一片繁忙的厂区,如今变成了一片满目疮痍的废墟。

2.jpg

图为被拆毁的厂房

  在工厂门卫室里(唯一没有被拆毁的两间房屋)柳艳辉眼里噙满泪水向记者讲述了工厂被拆毁的整个过程:
2018年6月22日晚11时许,我接到电话通知:河间市要进行环境保护巡视,企业停止生产。
2018年6月23日凌晨5时许,我正在睡觉,被机器的轰鸣声、人员的嘈杂声惊醒,约20余人开着钩机进入厂区,留厂员工被集中到厂区一侧,钩机在吊拉生产设备,一部分人员在搬装原材料和半成品,我不知所措、满脸疑惑的问道:“这是干什么呀?”没人答复。约2个小时的时间,设备、原材料、半成品被拉走,两台变压器拆除拉走,钩机对生产车间进行拆除。我哀求:“这是怎么回事?别拆了,里面还有设备呢,让我自己拆吧,这样损失少点。”大约4个小时,3个车间被全部拆毁,部分不易搬动的设备压在了车间下面。之后,工作人员在厂子东侧高速公路排水沟里取走了土样。
6月24日我的工厂进行第二次拆除,我问:“为什么拆我的厂子,拿出法律文书你就拆吧。”得到的却是无语离去。
同日,我找到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为什么拆我的厂子?”得到的答复是:“接到群众举报,你厂偷排污水,拆你厂子是照顾你。”
6月25日河北省环境保护厅巡视组一位领导带队到了我厂,对现场巡视后问河间市环境保护局相关负责人:这个厂子有证吗?只是涉嫌偷排,怎么拆成这样?但是相关负责人未做正面回答。
柳艳辉边说边向记者拿出了艳辉塑料颗粒厂的有关企业资质。
据营业执照显示河间市艳辉塑料颗粒厂成立于2011年8月8日,按照企业生产相关许可规定,艳辉塑料颗粒厂还分别办理了:《河北省排放污染物许可证》(证书编号:PWX-130984-0232-17)、《河北省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备案证》(河发改备字【2010】033号)、2016年9月河北科技大学《现状环境影响评估报告》、2018年1月26日《河北省排放污染物许可证监测报告》(盈通(检)字HBYT11PW201801-07)、2018年5月16日廊坊市天诚建设科技有限公司《检测报告》(天诚检字第H20180525号)。
记者:从资料显示,你是正规合法生产企业,怎么说强拆就被强拆了呢?更何况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怎么会没有行政处罚法律文书呢?
面对记者的疑问,柳艳辉讲述了他工厂被强行拆毁后4个多月的维权经历:
被拆毁的厂房残垣下依稀可见的生产设备

3.jpg


工厂被拆毁后,我找到河间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并询问原因,得到的答复是按上级决定执行。
于是,我与律师赶赴河北省环境保护厅,8月9日向省环保厅书面申请公开拆除车间的处罚决定书、拉走设备的法律文书、拉走塑料颗粒丢弃在废弃大坑中的法律文书、6月23日实施行政强制的书面决定、沧州市环境保护局河间分局监控录像、提取土样的程序笔录及检测报告、现场执法记录仪录音录像的政府信息。
8月16日河北省环境保护厅向我出具了冀环办函【2018】1278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经查,您申请获取的信息不属于省环保厅的政府信息,建议您向沧州市环境保护局河间市分局咨询”。
我的代理律师按程序向河间市人民政府出具了《法律意见》,并两次发出《律师函》,但均未见回音。
在多次要求出具法律文书、对处罚做出解释未果的情况下,我们申请河间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局信息公开,并通过顺丰快递向市政府和环保局分别发出了《要求信息公开申请书》,但目前未接到相关回应和答复。
无奈,我只好向河间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政府公开处罚我的法律文书。
二、记者直击庭审现场
2018年11月9日,记者应邀参加了柳艳辉诉沧州市环境保护局河间分局信息公开申请一案的庭审现场。
庭审中,柳艳辉当庭出示了拆除现场视频、邮寄申请书的程序、证人出庭作证。被告河间市环保局指派法制科长、代理律师出庭参加诉讼。

4.jpg


图为变压器被拆走了,零乱的高压线在寒中无助的摇拽着

  11月22日记者再次赶赴京南第一府河间市,旁听了柳艳辉诉河间市人民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一案,河间市人民政府指派出庭参加诉讼的同样是河间市环保局法制科长与同一律师。
庭审结束后,带着种种疑问与迷茫,记者电话联系沧州市环境保护局河间分局局长,对方未接听;短信联系采访未回复;随后记者只好委托河间市环保局法制科长代为转告记者的采访请求,然而均未回音。
三、无言的结局
2018年12月3日,河北省河间市人民法院分别向柳艳辉下达了(2018)冀0984行初23号和(2018)冀0954行初23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原告柳艳辉的起诉。
接到电话得知法院驳回了柳艳辉的诉讼请求,记者再次赶赴河间市。

5.jpg

被拆毁的车间

  柳艳辉年愈七旬的母亲情绪激动的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我多次责问儿子,你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给你拆厂子?当我了解了事情真相后既心疼孩子又感到气愤,“拆了厂子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最起码得告诉我们为什么吧?”
一位在场群众对记者说:这叫什么事呀,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给人家把厂子拆了,末了还不承认了。
在现场,记者随机采访了柳艳辉案件代理人,北京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杰。
记者:您对案件有什么看法?
张律师:这是一起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案件,行政执法的前提是依法行政。依据《行政处罚法》、《行政强制法》规定,实施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应当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后实施行政强制行为,相对人对处罚决定不服,法律赋予了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救济权利。
记者:下一步你们准备怎么办?
张律师:柳艳辉已向沧州市信访局反应了案件事实,下一步我们将组织证据,向法院起诉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记者:现在有相应部门出具法律文书或作出解释吗?
张律师:没有行政处罚决定书,也没用部门正面解释,6月23日取走土样的化验报告暂时也没有给我们。
记者:行政违法的后果是什么?
张律师:确认行政违法后,对当事人因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失可依法申请行政赔偿,如果相关责任人涉嫌犯罪,依据《刑法》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6.jpg


昔日整洁有序的厂区变成了一片废墟

  另据记者了解,原河间市环保局局长赵春雷已于2018年11月28日调任河间市国土资源局任局长。
本案最终结果如何,本社将继续予以关注。

编辑:  版权免责声明 > 查看
    无相关信息